RSS訂閱 加入收藏  設為首頁
hb電子游藝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hb電子游藝

hb電子游藝:說說老北平的“白面房子”

時間:2019/6/27 16:38:35  作者:  來源:  瀏覽:0  評論:0
內容摘要:  民國初年的北京城,毒品問題相當嚴重,日本學者加藤鐮三郎在上個世紀20年代初在北京留學期間,就特別體會到“現在的大煙鬧得是非常厲害,煙土的銷路也是十分發達”。據他介紹,當時北京的煙土分為三種,一種是“東土”,即東三省出的;一種是“北土”,即口外一帶產的;還有“西土”,即山西產的...
     民國初年的北京城,毒品問題相當嚴重,日本學者加藤鐮三郎在上個世紀20年代初在北京留學期間,就特別體會到“現在的大煙鬧得是非常厲害,煙土的銷路也是十分發達”。據他介紹,當時北京的煙土分為三種,一種是“東土”,即東三省出的;一種是“北土”,即口外一帶產的;還有“西土”,即山西產的。更奇葩的是除了鴉片煙外,京城毒品還出了一種名叫“金丹”的稀罕物,是嗎啡和糖稀兌在一起制作成的,抽了也可以過癮,模樣仿佛是一顆顆綠豆,分白色的和黑色的,價格不算貴,但可怕也就可怕在“物美價廉”上,吸引更多癮君子購買。“一抽金丹的時候,先咳嗽,慢慢兒地就把肺爛了,所以抽金丹的主兒,簡直的跟服毒一樣,不過是沒有服毒死得那么快就是了。”

  那么,北洋政府也多次下達禁煙令,設置了禁煙公所,為什么毒品越禁越多呢?加藤鐮三郎說,這是因為所有煙土的運輸和營銷,背后都有軍隊的背景。“東土”是東三省軍界包銷,“北土”是熱河軍界包銷,而“西土”是山西軍界包銷,“總而言之,就是張作霖、姜桂題、閻錫山販賣煙土而已”。所以煙土箱子上都封有“某軍軍用品”,到了稅關,哪個敢查?都立刻放行,政界的要員“十位準有五位抽大煙,軍界里更是不得了。”正所謂上行下效,上面的達官貴人一天到晚躺在炕上噴云吐霧賽神仙,又如何管得住市井小民們過煙癮?

  1920年,著名記者蔡友梅在《益世報》上,對“禁煙前途”表達了絕望的情緒,他說當時販煙土的行為越來越猖獗,就連做小買賣的都搭上了車。“北城有個賣鹽的,代賣大煙泡兒,吆喝賣大鹽咧,其實暗賣大煙”,而東北城一代,居然連賣話匣子的(話匣子是指留聲機,這里的“賣話匣子”是指當時的一種生意,有人拿著話匣子沿街吆喝,誰想聽,就叫到家里放)都代銷扎嗎啡,當然也分生客熟客,生客叫他,他照常放話匣子,“熟主顧扎嗎啡要錢,話匣子奉送白饒”。照這么下去,“早晚剃頭挑子都得代販煙土。”日本在京學者岡本正文在《北京紀聞》中目睹過一起抓煙販的,“把拿著開煙館的三個犯人送到工巡總局去審辦”,里面居然還有一個打扮成出家人。

相關評論

本類更新

本類推薦

本類排行

本站所有站內信息僅供娛樂參考,不作任何商業用途,不以營利為目的,專注分享快樂,歡迎收藏本站!
所有信息均來自:百度一下 (yg老虎機)
排列5预测最准十专家